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番外·那夕陽下的結婚,是我逝去的青春鑒賞

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
小說推薦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将
东海,谢尔兹镇,此时异常的热闹。
原先在这里的海军153支部门户大开,张灯结彩,大门两边挂着大红灯笼,地上是炸完了的鞭炮。
支部里面的广场摆着很多圆桌,后半部坐着谢尔兹镇的邻里邻居, 前半部分则坐着一票子身着便装的人,看着就有一股英气,让谢尔兹镇的乡亲们都在窃窃私语,讨论着他们是谁。
在前半部分坐着的人中,有梳着大背头,额角有伤疤咬着盘蛇雪茄一脸嚣张的。
有环抱双臂,叼着香烟一头粉毛的。
有戴着帽子不怒自威看着很难相处的。
也有戴着眼罩在那挠头懒懒散散的。
还有个戴着茶色墨镜,看起来有些猥琐,但此时笑的却如老父亲一样慈祥的。
嗯…没一个像好人的。
在广场上最上端的桌子上, 一个穿着武道服的年轻人紧握着拳头,死死顶着支部堡垒已经被挂上了红灯笼,还有大大‘喜’字的大门,咬着牙青筋暴露:
“可恶的库洛!居然敢这么干,我要暗杀你,我要暗杀你啊!!”
“嘛,两情相悦, 不要这么说嘛。”同桌的茶色墨镜老头笑呵呵的说着。
“闭嘴,你当亲儿子看当然是乐呵的了,那可是我妹妹啊!我妹妹!!”武道服男子大吼道。
正这么吼着的时候, 大门被打开, 一男一女穿着大红服饰走出, 女的满脸笑容, 眼中洋溢着幸福的神色, 男的一脸呆滞, 似乎还没缓过劲来, 旁边的侍者给他们贴心的奉上酒杯。
女的迫不及待的接过,男的则是呆滞如机器人一样的接过。
“今日是大好日子!”
一名大胡子从旁边跑来,站在二人前方,大声道:“库洛先生与莉达小姐的感情我们是看在眼里的,现在他们终于结婚了,这也代表着鲁西鲁家族将有后了!道格雷格家族则有着恒定的追随目标,让我们为此庆贺,为此道喜!!”
“现在,请新人举杯!宣誓!!”
大胡子的话,让女人更为喜笑颜开,举起酒杯就要往嘴里送,但很快,她看到了旁边男人的一样,疑惑道:“库洛?”
“啊…”
男人面对着前方逐渐落下的夕阳,缓缓举起酒杯,神情恍惚。
敬告,那些美貌的女人们,这夕阳和黄昏,就如我落下的青春…
我, 鲁西鲁·库洛, 三十一岁,是一名海军。
今天,结婚了。
……
一周前。
新的世界政府莅临大海一年后。
原玛丽乔亚,现名开天城的地方依旧是世界政府的首府所在,因为它位居红土大陆之上,将伟大航路前半段和新世界分成两半,并且可以俯瞰四海,是個极好的地理位置,出于现实考虑,这地方已经被当成了首府。
至于新的名字,取自开天辟地之意,以库洛为首的新世界政府发誓再造世界,给予民众新生,其志犹如开天辟地。
就是做起来…可能有那么亿点点难。
盘古宫内,以前的权利之间已经改造成了世界政府新元首所办公的办公室。
一名穿着黑色正装,披着海军披风,戴着眼镜,看着似乎有些智谋的男子正对着办公桌前,那个坐在那咬着雪茄的中分头男子报告道:
“库洛先生,东海欧依科特王国发来报告,说他们可以将权力交出去,但是要保证他们的地位,希望能给予他们一块土地,让他们自己做主。”
坐在办公桌的人,正是新世界政府第一任元首,前海军元帅,被誉为‘救世主’或者‘世界第一篡位者’的鲁西鲁·库洛。
听着面前之人的话,库洛停下了处理文件的手,扯了扯嘴角,看向这人,道:“给予土地?自己做主?干什么?想当天龙人啊?不可能的事,告诉他们没商量。”
“可是,库洛先生…”
克洛有些不理解的道:“只是一小块土地,我们可以先给他们,让他们把权力交出来,后续再找罪名逮捕他们也是可行的,这样免得对当地民众施加伤害,我查了一下,欧依科特王国的国王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是当地人认同的国王…”
他话都没说完,库洛就打断了他,他的手指在办公桌上连点着,拧着眉:
“正是因为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我现在才这么好说话,只是口头通知,而不是派兵通知。克洛我跟你讲,既然要革命,那就彻底点,什么叫做先把权力交出来,这么欺骗有什么意思,我就是要堂堂正正的告诉这片大海的所有人,我要让封建贵族和剥削人的资本全都消失掉,堂堂正正的消失掉,不搞什么阴谋诡计。国王?国王怎么了,他有多少部队啊?他有几个大将啊?!”
“是,库洛先生,我马上下去通知。”克洛站直了躯体。
库洛看着克洛这样,撇了撇嘴,身躯往椅子上一靠,吐出了口烟雾,“不是老子说你,新政府就要有新政府的样子,你怎么还报着那一套旧政府思想,要快点转变,伱虽然现在是海军的总参谋长,拿你的那套思维对付海贼可以,但以后要升到世界政府,那套思想可就不行了。”
“是,我明白了,库洛先生。”
克洛低头扯了扯嘴角,你还知道我是海军总参谋长啊,我不是世界政府总参谋长啊,你天天喊我过来处理事情,我也很无奈的啊,两头顾很耗精力的。
但没办法,谁让库洛一直都是他的上司,在他这种前海贼里,这就是他的‘船长’,一辈子的船长。
克洛又抬起头:“库洛先生,关于世界范围那些民众问题,我们的教育普及不到那么多,官员也不够,导致现在很多地方,尤其是那些小岛屿的村落只知道换了个政府,还不知道具体的一些事情,我们人员不够,是否直接扩招?”
库洛想了想,道:“那些被卡斯劝服的海贼呢,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既然反正了那就反正到底,让路奇去解决,审查一下他们的底,够格的直接招了放到这种岛屿去主政,另外,报纸上的内容每天多连载一个小故事或者小知识,诉说一下目前世界的情况。”
“顺道开展一下印日历的事,在日历上面搞一些能用到的小知识和思想,稍微简单点,不要高大上,民众看不懂,找点民众能看懂的东西。”
“是,库洛先生。”
克洛继续道:“另外,还有…”
“停停停,你把事情整理出一个详细列表来,附上自己的处理意见,最好让卡斯也看看,能处理的我给你们批了,不能处理的我给你们意见处理。”
库洛制止了克洛的继续询问,没好气道:
“老子又不是万能的,你现在都快成十万个为什么了,真当我哆啦A梦啊,我也会犯错的啊,大家都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全是摸石头过河,你以为我摸的你们好怎么着?现在由我顶着,哪天我退休了怎么办,要有自主思维啊,不要怕犯错,等过了这段时间,新政府稳定了,你们就自己干吧。”
新政府统治一年多,大事小事不断,全都是他这个‘元首’在处理。
海军还忙着对付新世界的海贼,卡斯现在升任元帅了,带着库赞、一笑两个大将在新世界对付海贼。
至于第三位大将…
找不到人!
虽然说有大将候补,桃兔祗园、茶豚加计、白…皓蝶莉达,但是库洛自己都瞧不上啊,实力离大将还是有门槛的。
包括摩尔那个有着极为便利的能力的家伙,在库洛眼里,离大将还是差了很多,这些人对标七武海可以,而且还是七武海中战力中靠前的,但当大将还真是差了一点。
他们是新政府,由海军所武力夺权来的新政府,那么对于海军的面子必须要看重,真要大将候补上去当大将,万一被击败了那就丢大脸了,这个节骨眼是不能出错的。
为了保证他们的威望,库洛必须让海军中的大将处于不败地位。
幸好,新老四皇都被他砍了个遍,只要不中计不被群殴,已经没什么能威胁海军大将的存在了。
至于最后大将人选,库洛属意的还是老一辈。
但是萨卡斯基已经升任全军总帅,不能轻易动,他也不可能下去再在海军委任了,而且库洛现在也不好放他。
现在萨卡斯基是个大杀器,去年胜利之后,萨卡斯基跑过来质问,库洛自己还没说话呢,卡斯和威尔伯一唱一和外加丢了本自己都不知道的《正义信仰》,还有那本《正义七步草纲》,然后萨卡斯基就悟了。
他悟就悟了吧,库洛那时候才知道,被卡斯感悟的人不少,包括逃出来的原三灾中的烬和奎因。
但关键是性子不同,这种在大海最顶层,脾气还火爆刚烈,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一旦开悟那是非常可怕的。
库洛曾经派过他处理一个负隅顽抗的王国,结局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他把那个王国的所有贵族阶级和资本阶级的人,连带着为他们说话的狗腿子全烧死了,并且造成了大破坏。
搞得库洛为其收尾而焦头烂额。
事情不是这么做的,他们是堂堂正正,不是暴力为王啊,两者还是有区别的。
对于这位,库洛当时骂了两句之后还被萨卡斯基反呛自己是不是堕落了居然为封建贵族资本说话,如果堕落了他萨卡斯基就要明正典刑,哪怕是元首都不例外。
简单来说,自新老四皇死后,萨卡斯基现在看谁都像是吊死鬼,天天抱着两本书在那当教条。
这种人一旦不轻易动用,动用的话,那必然是事态已经到达某种极端了。
还有老爷子…
他自己声称退休了也就不回去了,现在当幼稚园园长,没事的时候还去做做其他兼职,挺惬意的没想回去。
库洛也就随他了。
至于那个叫绿牛的家伙,上次在玛丽乔亚和库赞打完之后就消失了,人也找不到。
用库赞的话说,当时他们打的时候,绿牛自己说他好歹也是海军大将,海军自己叛变了都不带通知他的,不玩了回家了。
当时库洛自己都身陷囫囵,要是遇到了绿牛他也想说一句,他也什么都不知道,不还是当上了世界政府新的首脑了吗?
雨久花 小說
但人已经不见了,裸辞,找也找不到那也就算了。
第三位先空着,并且在大力招收海军,总能有类似一笑的那种强者,或者海军自己培养一个出来,这种事卡斯自己处理然后上报就行了,库洛现在每天处理文件头都大,也没空管那么多了。
“呼…”
吐完烟雾,库洛将抽的差不多的蒸汽雪茄在烟灰缸里按灭,顺势的又掏出了雪茄盒,只是看着雪茄盒里为数不多的雪茄,他啧了一声:
“自从当上了这个破元首,老子抽这东西的速度都比以前快多了,告诉威廉,让他给我再送一些过来。”
“是,库洛先生,我现在就去打电话。”
克洛点头应着,转身走出办公室,去另一边打电话。
盘古宫给克洛留了一个办公室,就在库洛隔壁,用来帮他处理事情。
至于自己…
开什么玩笑,他堂堂一个世界政府元首,去给一个七武海打电话?
现在人手不够用,克洛作为海军总参谋长,大半时间是在他这里的,做一些端茶倒水的事也不是不行,毕竟海军的副参谋是缇娜,她在那边处理一些事也足够了,基本是接任了克洛的海军参谋长大半职能,克洛则是在熟悉世界政府的工作。
而老一辈的参谋长鹤,和战国以及卡普现在作为海军内的督查不亦乐乎,说到卡普…战争结束之后,卡普给了库洛一拳,库洛自己没反抗,打完这一拳后,事情就已结束了。
海军与海贼,在当时的情况,终究是势不两立的。
这一点,卡普比自己清楚。
他们三个退下之后,库洛也没有强求他们反工,都七老八十了,也差不多退休了。
做人留一线,免得回头他自己退休退不了被人返聘。
不然的话,以战国的智商,库洛处理事情肯定更好一点。
“啧,好久都没去居酒屋了,这工作到现在,连个休假的功夫都没有,艹蛋啊!”
库洛在那摇着头。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正儿八经的接手工作后,他才知道工作量是多么的大,整整一年,他连觉都没有多睡,每天睁眼就是处理事务。
曾经不知道谁说熬夜是为了今天不离去,晚睡是为了明天不到来,但关键是他就算熬夜他也在处理事情,醒来还是在处理事情,时间在他这里几乎淡化了一样,完全感知不到。
不细想的话,他都不知道已经过了一年了。
库洛叹了口气:“哎,什么时候能休息一下,我想找个地方喝点小酒啊…最好还是有朋友陪的那种。”
但也这只能想想了,他自己都抽不开身,其他人就跟更别提了,也不准抽开身,因为他自己都抽不开身,其他人有时间浪他心里不平衡。
忙吧,忙点好。
就在这时,在隔壁打电话的克洛又走进来,眉宇间发愁:“库洛先生,不好了…”
“说吧,又怎么了。”库洛则表示见怪不怪。
这么长时间,克洛一有事就是‘不好了’,已经习惯了。
“这次真的不好了。”
克洛说道:“新世界传来消息,库赞似乎吃了亏,现在被困住了,只能打电话求援。”
“蛤?”
这话让库洛愣住,“库赞?吃亏?大海上还能有人让他吃亏?”
这可是奇事啊,现在大海上居然还能有让库赞主动打电话的。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在新世界发现了一座岛屿上的镇子,起初只是派遣海军去接管,但一开始派遣的海军失败了,后来我们不断的派遣海军,从少校到上校,再到中将,全都没了声音,所以库赞亲自跑了一趟,但现在看来,有些棘手了。”克洛说道
“损失了这么多人?”
库洛皱起眉:“库赞也失败了?”
“不,没有,他只是说自己被困住了。”克洛摇头道。
“那让萨卡斯基跑一趟,一名大将不够,那就两名,两名不够那就三名,我不方便出手,海军的威严你们要自己把握。”库洛下了决断。
“是,我这就下令,库洛先生。”克洛应了一声,下去传令去了。
没有人能同时对付两名大将的,萨卡斯基和库赞再不对付,毕竟不是一个体系了,一个全军总帅一个海军大将,不算能尿到一壶,打个敌人还是可以的。
几天之后…
“库洛先生!”
克洛急急忙忙的闯进办公室,脸色不是很好看,“失败了!”
“啊?”
正埋头处理文件的库洛抬起头,问道:“什么失败了?”
克洛正色道:“库赞、萨卡斯基以及波鲁萨利诺大督查,全都被困在那座岛上!”
嚯!
听到这话,库洛猛一从椅子上站起,惊道:“三个人全失败了?!不可能的事情!”
这世界不存在这样的事!
就连库洛自己,在二次的顶上战争时,也是逐步一打一才干掉了黑胡子和草帽小子。
三个人一起上,这世界上谁也挡不住。
就算是摸鱼,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没有失败,只是被拖住了,据他们说,似乎有无尽的敌人在阻拦他们,让他们没办法行动,根据分析,应该是有一个敌人在暗中操控,可就算是波鲁萨利诺大将,也没办法找到敌人所在。”克洛说道。
库洛竖起眉头:“三个人都没出事?”
“是的,没有,但是毫无头绪,是否让他们撤退?”
“撤退个屁!”
库洛拿起一根雪茄叼上,说道:“三个大将,跑去对付一个不知名岛屿上的人还要撤退?这事爆出来多特么的降威信,就算是真失败了,也要分析出为什么失败,我们可以承认失败,但绝对不是莫名其妙的失败!”
他点燃雪茄,吐出口烟雾,道:“那是什么鬼地方,我亲自跑一趟,具体地方在哪。”
“【酒之岛】,离和之国没多远的距离。”
“酒之岛?有这种地方,我怎么不知道?”库洛蹙眉问道。
离和之国近的话,他应该知道才对。
克洛倒是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你知道什么啊你?很多事情不都是他来解决的吗?
克洛很想这么说,但这次还真的就不一样。
“库洛先生,是这样的,那个镇子我们也是刚刚得到情报,确定了所在岛的名称,这座岛在五十年前就应该消失了才对,它是没有人居住的,不知道为什么又出现在我们的视线当中。”
“是这样吗…算了,去看看就知道了,那座岛的永久指针有吗?”
“有的,库洛先生。”
说完这话,克洛又离开,没过多时便拿着一个永久指针交给库洛,库洛直接打开窗户,身形一飘,从窗口那腾飞出去,在空中冲开一道气团,如流星一般朝着目的地急速飞行过去,迅速从克洛的视野消失。
鬼雨 小說
开什么玩笑!
三名大将,不管是现役还是退休,那实力都是大将。
居然拿一座岛没有办法?
哪有这么稀奇的事!
简直闻所未闻!
但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库洛不知道什么情况,所以他必须亲眼去看一看,那三中老年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库洛的速度很快,玛丽乔亚…开天城本来就是在伟大航路的中心,飞个一段时间,他就找到目的地了。
……
两天后,库洛到达目的地。
新世界的气候是比前半段更加多变的,狂暴的暴风与闪电是常有之事,只不过在库洛跟前,这种自然天侯已经拿他没办法了。
他此时停在高空,俯瞰着下方的一座宛如酒盏一样的岛屿形状,眯起了眼:“这就是酒之岛?”
周边狂风大作,天空阴沉如夜,时不时有紫色的雷霆往下直劈,让这座岛看着就如魔域一样。
随着他下降,更能看清这座岛的细节,在岛屿靠近中心的一块区域,有着三块完全奇怪的地域。
一面赤红,散发着高温。
一面白霜,透露着冷气。
还有一面,还冒着硝烟和一点点的黄光四散。
感受到气息,库洛眉头拧了拧,往下冲去。
咻!!
岛屿上,一束激光直射而去,洞穿了前面一群宛如尸鬼存在的脑袋,让它们统统倒了下去。
黄猿正竖起指头,瞄准着那方向。
“呜啊!”
天后十六岁
自他侧方,一只尸鬼扑了过来,用锋利的爪子直接穿透黄猿的身躯,但只带起一团光芒四散,那些光点在不远处形成了黄猿的身形。
他噘开嘴,看了一眼那尸鬼,道:“哦~好可怕呢。”
轰!!
一团熔岩直接炸了过来,将那尸鬼直接轰成了渣。
带着军帽,身着披风的萨卡斯基双拳都化为熔岩,表情很是阴沉。
在他周围,有大量尸鬼吼叫着往他那扑。
“冰河世纪!”
只是那群尸鬼刚有动作,自地面就迸发出一团团白霜,掠过尸鬼之处,将尸鬼化为了一座座冰雕。
在另一端,库赞单手按住地面,身上附着着白霜,看着那群冰雕,张口吐出一团冰息。
只是很快,那些冰雕连带着地面的冰息全都融化掉,让地面神奇的恢复成了原貌,并且从地里长出了更多的尸鬼,吼叫着朝他们攻击。
库赞挠了挠后脑勺,无奈道:“阿啦啦,没完没了啊…我可不想比了,要不撤退吧。”
“犬啮红莲!”
一团熔岩形成的狗头直接窜在了一群尸鬼身上,犬齿张咬,将尸鬼融化掉。
“哼!说什么蠢话!
萨卡斯基一拳打出,冷哼道:“就这么退下去的话,海军的威严不就没了吗!”
“哦~海军的威严,好可怕呢。”
黄猿卡看了眼这些重新生产出来的尸鬼,笑呵呵道:“但是这么拖下去也没办法吧,这座岛,似乎对我们不是很友好啊。”
说着,他伸出食指,光束聚集,就要将前方冲来的尸鬼给解决掉。
然而就在这时,三人忽有所感,统一的抬头往上看。
呼!
也就在这时,从上空传来了一股剧烈风压,风压中带着密密麻麻的风刃,将那些尸鬼给切碎,风压是无差别的,也将三人包裹在内,在风压内凌厉的风刃也将这三人给切碎掉。
其一化为光芒,分散后凝聚再显形。
其一化为岩浆,不断的融合凝聚出身形。
其一化为冰块,从碎裂的冰块中再次长出一人来。
“阿啦啦…”
库赞挠了挠头,道:“你也来了啊。”
上空当中,一个穿着金色正装,披着正义披风的帅气男子徐徐降落,他将秋水收入刀鞘,看着那些支离破碎的尸鬼,眉头一拧,问道:
“你们干什么啊?”
黄猿笑呵呵道:“哦~库洛,如你所见哦,我们在比赛,比谁杀得更多。”
萨卡斯基沉声道:“暂且老夫排第一。”
“我特么不是在说这个啊!”
库洛咬牙道:“我是说,你们三个,为什么会在这玩什么比赛游戏,这都多少天了,你们到底在干嘛?!”
三个大将级的人物,在一座小岛上执行任务,结果搞了这么多天,居然僵持住了。
说出去让人笑话啊!
怎么着,新世界政府掌管下的海军变得这么拉了?
“这件事啊…”
库赞走过来,指着前方,道:“如你所见哦。”
那些刚被风刃给切碎的尸鬼,像是养料一样沉入这块大地,而后又如春苗一般露头,密密麻麻的,重新长了出来。
“嗯?再生?”
库洛这下子有些发愣了,他看向三人,道:“可就算是再生…对你们而言也不算什么吧。”
“不…出现了一点意外。”
库赞说着,走到库洛跟前,单手按在地上,“总之,你先看看吧…冰河世纪!!”
他的单手覆盖上了一层冰霜,顺着手掌往下迅速延伸向大地,将这岛屿彻底覆盖住,那些刚刚‘生长’出来的尸鬼,随着岛屿一同化为了大冰雕,冷风呼啸之下,将其化为了冰雪之地。
大将能做到这种程度,完全没有问题。
“这不弄得好好的吗?”
库洛刚说完这话,就见冰霜迅速融化掉,似乎被这大地给吸收掉一样,那些化为冰雕的尸鬼也随着冰霜一同融化掉,但很快,那恢复如初的大地,重新冒出了尸鬼的脑袋,像是发芽了一样,逐渐生长出了完整的尸鬼。
库赞耸耸肩道:“就是这样,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我们都没有办法解决这些像是尸鬼一样的家伙,哪怕想要毁灭这座岛,也没有任何办法。”
“这样的吗?”
库洛摸着下巴,扫了一眼其他二人。
萨卡斯基和老爷子也是点点头,同意了库赞的说法。
冰冻、火烧、激光攻击,不管什么样的招式,都无法毁灭这座岛,不管怎么样,这座岛永远都会恢复成原样。
要说他们三个无法毁灭一座岛屿,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真的假的?这岛有这么玄乎吗?”
库洛瞅了眼这又重新生产出来的尸鬼,手掌一伸,直接按在了大地。
“是完全没用?还是说,只是特定的…”
他眼瞳一瞪,手掌重重一按,“狮子威·御所地卷!”
轰隆隆!
大地发出巨响,岛屿处肉眼可见的分裂成几瓣,而这刚分裂出的几块小岛屿又再次分裂,将这岛屿除了三大将站立的地方之外,其余都分裂成连一人都站不下的地方。
一整座岛,被彻底分裂开。
感受着被能力所控制的岛屿,库洛还特地等了一下,见这岛屿没有复合的痕迹,才说道:“这不是可以吗?”
黄猿摸着下巴,噘开嘴讶异道:“哦~难道是仅对自然系有作用吗?超人系就可以?好可怕呢。”
“有东西。”
库赞看着前方被分解开只剩海洋的前方,说了一句。
只见这岛屿被分解开之后,在前方位置的海水突兀的出现了漩涡,在漩涡中心,还有着一块小小的陆地,像是一处高台一样随着漩涡而上升,高台之上,有着一个巨大的葫芦。
“犬啮红莲!”
萨卡斯基二话没说,一拳轰击出熔岩,化为狰狞犬头直接咬向那葫芦。
轰!
熔岩扑在其上,像是被隔离了一样,只是挂在葫芦表面不断流下,而后那葫芦放出光来,让挂在其上的熔岩融进其内,像是被吸收了一样。
“葫芦?”
库洛愣了一下,但愣了也没完全愣,因为那占据了高台的大葫芦发生了蜕变。
巨大的葫芦自中心裂开,绽放出光芒,逐渐往外显露,那些光芒化为三原色不断的在闪烁,而后组合成了黑色,往外直扑。
咔咔咔…
汹涌的海水,在这一刻化为了冰封之态,将周围海域全都给冻住,形成了一处黑冰之地。
“冰?”
库赞眼眉一挑,望着脚下覆盖住的冰面,挠挠头讶异道:“阿啦啦…令人惊奇。”
分开的大葫芦中,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人形。
并非是人,看着像是一只猴子,周身长满茂密的毛发,像是个皮毛族,但是头生双角,下唇有着往外翻的獠牙,一条尾巴在臀后一摇一摆,而它的手中也有着一个小葫芦,随着动作,它将葫芦放在嘴边,猛灌几口,像是在喝酒,而后大声吼着:
“你们…闯入了吾之地盘啊!”
吼声当中,他那张着的嘴巴直接聚集一团黑光迸发出来,直朝着空中的库洛奔去。
库洛明显被这突如其来的激光给怔住,只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下意识拔刀,黑光一闪碰撞在那黑光之上。
当!!
脆响之余,黑色的激光从秋水的黑刀处四散,宛如流星一样炸在冰面,将冰面炸了个稀巴烂。
库洛怔怔盯着这像是鬼族和猴子结合的人形生物,诧异道:“激光?冰冻?”
“可恶的家伙,它就是罪魁祸首吗…”
萨卡斯基环抱双臂,沉声道:“那种气息,波鲁萨利诺的激光和库赞的冰冻,嗯…是我们的力量。”
他们的战斗经验何其丰富,从这短短的出手中,就看出了个所以然来。
库洛啧了一声:“难怪你们对这座岛的攻击没用,这家伙能吸收自然的力量?喂,你是什么来头?”
“吾…”
猴子站立起身,左手上浮,手背上的葫芦再次进入口中,猛灌了几口。
“关你屁事!!”
说完,他左手一放,右手挥拳而出,这次打出了一团充满高温的黑色熔岩物质,形成了一团猴头怒吼的模样,在空中直接膨胀开,覆盖在这四人上空。
库赞往上一跳,手中出现两根冰刺连接在那猴头熔岩上,一层冰霜瞬间覆盖上去,将其化为冰雕,重重跌落在冰面。
他身躯下落,同样落在冰面上,挠头道:“阿啦啦,看来还真是这样。”
猴子展露怒容,开口说道:“人类都是低等生物,也敢来吾之鬼族居所,破坏吾之睡梦…”
鬼族?
凯多?
库洛瞅了它半晌,除了有角之外,完全不像是凯多的种族啊。
只见这猴子伸出葫芦,葫口倾斜,从那小葫芦中,流淌出水来,那水散发着异常的酒香,饶是在远处,他们都能闻得到。
“那就成为吾睡梦中的一员好了。”
随着这猴子的话,那被酒液流淌的冰面铺上了一层黑气,黑气当中,那些个尸鬼如同发芽了一样在冰面上长出,发出低吼声,狂暴且没有神智的眼睛盯向这四人。
“哦~之前岛上的异常,都是它做的吗?好可怕呢。”黄猿摸着下巴,噘开嘴道。
无数尸鬼出现,但这三人却没有动手。
他们是老经验,已经知道了自然系的攻击是没用的,并且这只猴子还使用出了他们的自然攻击,那表明着什么他们自然知道。
老爷子抬头对着库洛说道:“库洛哟,你来解决吧。”
“也就只有我来…”
库洛看向那群尸鬼,道:“自然系的攻击会被那只猴子给吸收,但是物理攻击应该没用,不然我也不能分裂这座岛,那么…”
他手指用力,将秋水反入刀鞘,周身在空中直接消失,只见一道道黑芒出现在尸鬼的脖颈当中,并且瞬息间出现在那猴子跟前,黑芒乍现,出现在猴子的脖子上。
嗤!
猴子粗大的脖子被砍出一道缺口,迸出鲜血来,它下意识捂向自己的脖子,那血液从指缝中流出,让它露出惊骇之色,往后方看去。
自它后方,库洛浮空出现,秋水挂在刀鞘,清冷出声:“多梵天…”
嗤嗤嗤!!
那些个尸鬼的脑袋从脖颈上齐断,失去了行动能力倒在地上,很快又被冰面所吸收,消失殆尽。
“哦?看来是经受了超越极限的攻击就会消失啊,不管是什么手段。”
库洛转过头,看向那脖子上伤口正逐渐愈合的猴子,问道:“动物系?还不是普通的动物系,幻兽种是吧?”
除了动物系,没谁有那么强的恢复力。
但那可以吸收自然的力量,表明着这东西还不是一般的动物系。
“吵死了,什么动物不动物的,吾乃酒岛鬼王——酒吞!”
我 只是 来 送 货 的 呀 小說
名为酒吞的猴子将手臂抬起,葫芦对嘴猛灌几口,紧接着嘴巴一张,直接从嘴里炸开雷霆,分散数道迅捷打向库洛。
“雷?”
库洛愕然之间,身形一闪,那雷霆透过他的残影往前飞射,而库洛出现在更上空,俯瞰着这只长了角的猴子。
“天上偶尔降落下的雷吗,看来真的是自然都能吸收,那三个对你而言的确是不能起作用,加上你本身并不出面,难怪能拖这么久。”
这谁又能想得到,最主要的人居然藏在了岛屿内部,不然的话,那三个老家伙用霸气凿开岛屿也可以,而不是在那里玩什么比谁杀尸鬼杀得多。
不过…
“那葫芦的东西,可以造出尸鬼一样的存在,看着虽然没什么威胁力,但论强度的话,也能比得上一般的海军士兵,而且还是可以重生的…”
库洛啧了一声,对着酒吞骂道:“哪来你这么一个玩意儿,躲在这里要做什么,统治世界?!”
“吾没那种兴趣!”
酒吞又喝了一口酒,神情突然阴沉下来:“但既然打扰了吾之睡梦,破坏了吾之居所,那吾就往大海走一遭,散播恐怖,让你们人类回想起恐惧!”
“哦?那还真是了不起啊,你先能从这里活着走出去再说吧。”
库洛完全没把这家伙说的话当回事,还散播恐惧?那边三个就算自然系的能力不顶用,但是纯霸气和体术都能对付他了。
这家伙看起来是个幻兽种,但除了能力之外…好像没什么特别的。
“呼…”
库洛吐出一口气,道:“我没空和你玩什么战斗游戏,我很忙的,你知不知道处理一整个世界的事情是很复杂的,天天就在那给老子搞什么中二把戏,什么感受恐惧,我现在让你知道,什么是社会人士给你的恐惧!”
用不着罗鬼,库洛只是将秋水抽出,双手握住,绝对空域自身躯内爆出,又重合到刀刃上,一条血色丝带印在刀刃当中,将刀刃变得金光闪闪。
“无明神风流奥义…”
嗖!
库洛身形一闪,在这猴子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刀就劈向这猴子的正中心,直到充斥着金光的刀刃快要降临在他正往嘴里灌的葫芦上时,这猴子才瞳孔一缩,周身激荡出一股莫名的力量,似乎是想要躲闪开。
至少,他拿开了葫芦。
嗤!!
金光下落,自猴子正中心刷开,从头顶直到下方,迸射出一团金光。
“惶灭。”
库洛保持着双手握刀往下劈的姿势,眼眸一抬,淡淡道:“感受到了吗,这死亡之风的低吟。”
刚才那种力量,虽然不可能躲开,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全中,在库洛的预想中,这家伙如果能躲的话,他会自它肩膀斜下砍,结果是一样的,但那临场反应不同,能在他的速度之下能有规避动作,已经不错了。
但是他没躲,反倒是将葫芦给移开了。
一刀劈下之后,库洛甩了一下刀刃,这才挺起身躯,问道:“这葫芦很重要?”
酒吞身形晃了晃,看了眼被他奋力挪开的葫芦,咬牙愤恨道:“关你屁事!”
说完,他愕了一下,身躯一阵颤抖后,自身躯中心开始化为飞灰,逐渐往外扩散,从胸口上下扩散,直到脖颈、下巴、脸颊…以及那一双充满着愤恨,但是却又有些缅怀的,盯着落在已落在冰面的葫芦的眼睛。
库洛挑了挑眉,随着那飞灰散落,他弯下腰捡起了葫芦,摇晃了一下,感受到了一股沉甸甸的晃动感。
葫芦口内,散发着异常的酒香。
“好酒啊…”
库洛叹了一声,“很久没闻到这么香的了。”
“阿啦啦,这就解决了吗?”
库赞走过来,挠挠头道:“还是很快的嘛,不愧是你啊,库洛。”
“少来了!”
库洛翻了个白眼,骂骂咧咧道:“你们三个要是认真一点,早就找到他然后干掉回来复命了!开什么玩笑啊,海军前后三个大将,不管你们有没有退休,一座小岛都搞不定?你们玩爽了,海军的面子呢,不管了啊?!”
库赞和老爷子不用说了,萨卡斯基估计是被他们激的,结果也在那弄能力只打那些尸鬼。
库赞微笑道:“嘛,不用在意嘛,难得的轻松时刻,你不也趁这机会出来了吗?也不是没有收获,这座岛…酒之岛,我知道一点哦。”
“知道什么?”
“阿啦,我之前脱离海军的时候是到处在游历,这地方我听过,在五十年前,这里是著名的酿酒小岛,不过后来因为其他人的觊觎从而毁灭,但自那之后,这里就没什么人了,再也没有消息传出来,不过现在来看嘛…”
库赞摸着下巴,扫了一眼那化为飞灰的位置,“可能是登陆这里的人,都成为了那种尸鬼吧,而那只猴子…嗯,酒之岛的酿酒工艺,似乎和猴子有关呢。”
“老子没空听人讲故事!”
库洛翻了个白眼,拿着酒葫芦身躯漂浮,“行了,别在这等着了,都回去处理事情去,并且当我没来过,这种事你们仨还解决不了然后让我这个世界政府元首来处理,说出去丢脸!至于酒的话…我带走了,好歹是个战利品,闻着不错,应该挺香的。”
嘭!
说完,他直接飞空而上,飞向远方,一点都不带停留的,看样子都很忙。
“阿啦啦…”
库赞挠挠头,惋惜道:“我听说以前酒之岛的美酒,可是非常好喝的,听说劲也很大来着,可惜了…”
……
又两天,库洛飞回了开天城,都没歇息一会儿,就被沉重的事务给拖住,乖乖去处理文件。
“一个个什么都不会!老子和你们这群虫豸在一起怎么能搞好大海!”
骂骂咧咧之间,库洛将一叠厚厚的文件推给在前面等着的克洛,“去,把这些按照我的意见处理,然后传阅到卡斯那里,你们都看看我的处理办法,多学一点!”
前妻的诱惑
“是,库洛先生,那您早些休息。”
克洛推了下眼镜,抱着文件离开了。
库洛撇撇嘴,下意识往后一靠,往下挪了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瘫坐,转头看向窗外,那里不知何时天色已黑,从这里看能看到天上的那一轮圆盘大的月亮。
月亮…
“宇宙海贼?居然还真的有这玩意儿啊,我一直以为是个玩笑来着,不过,战力也挺一般的,我记得没错的话,艾尼路在月亮上吧,让他在那待着吧,哪天他要是下来了,那才代表着宇宙海贼还有点实力。”
库洛瓮声了两句,打开桌上的雪茄盒抽出一根雪茄正要带上,但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拿起了放在桌上的葫芦,打开了上面的塞子。
“是特么香…”
库洛舔了舔嘴唇,将葫芦靠近嘴巴,用力的灌了一口。
“咕嘟——”
喉咙吞咽,库洛眼眸发出亮光,脸色变得一片通红。
“劲也很大,但是不辣喉,很香甜,入腹才感觉到暖和,好酒啊!”
他靠在椅子上半倚着,就着窗外之月,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渐渐的,他眼皮子在打颤,随着身形一滞,手里拿着酒葫芦就那么睡了过去。
在这地方,安全,不会出事。
而接连的处理事务,的确很伤神。
好酒入眠,所以不知不觉他就睡过去了。
只是还没睡多久,门口处偷偷摸摸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白毛耸着鼻子,似乎在闻着什么,一点点的靠近沉睡的库洛,而后眼眸一亮,看到了香气来源。
“可恶的库洛!”
莉达伸手将酒葫芦给抢了下来,龇牙道:“居然背着我偷偷享受,这么香的东西,怎么可以吃独食!”
她闻了一下葫芦,眼睛都笑成了弯月,然后将酒葫芦往嘴里送。
“给你喝光!”
“吨吨吨吨吨——”
莉达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拿着葫芦,背对着窗外月光在那豪饮。
吞咽之间,她的脸色也变得逐渐通红。
啪。
没了酒液的酒葫芦被她摔在地上,莉达此时醉眼朦胧,脸色酡红,身形一摇一晃的。
“可恶啊,好晕,原来是酒嘛,但是挺好喝的,喂,库洛,你从哪里弄来的啊。”
她想要伸手去摇晃睡着的库洛,但是身躯太小,加上摇晃死活触碰不到。
这让莉达额角青筋暴露,紧接着身躯暴涨,化为少女姿态,一把抓住了库洛的衣领,“喂,起来啦!你这个白痴!”
“嗯…”
倚在椅子上睡着的人只是下意识挥手,打掉了莉达抓住他的手,身躯动了动,继续睡了过去。
“可恶的家伙!”
莉达身形又摇晃了一阵,再次抓住库洛的身躯将他拎起,拖着他的躯体往里间走。
“今天,让你看看老娘的…厉害!”
月光之下,二人的身影逐渐从办公室消失,随着里间的房门被关上,那月光似乎也往上移,脱离开了窗户的视野。
天空突然下起骤雨,直到天明,骤雨初歇。
“啊啊啊啊!!”
房间内传出了惨叫。
库洛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
今宵酒醒何处?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
我的青春!
大海上那么多漂亮的小姐姐!
我美好的未来!!
谢尔兹镇中,库洛咬着牙对天空瞪了几眼,而后一口气将酒盏中的酒给喝下。
莉达嘻嘻笑着,将酒盏中的酒同时喝下。
紧接着,在座之人爆发出喝彩与掌声。
库洛抿了抿嘴,最终叹了口气,柔和的看向莉达。
算了,挺好的…
我,鲁西鲁·库洛,三十一岁,是一名海军。
今天,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