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txt-353 「和」字百年閲讀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小說推薦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有钱赚好,兄弟们要养家,有钱赚才有前途。”
百里伯认同的笑道:“我也希望和记的同门都有钱赚。”
“百里兄英名。“
超叔赞道。
“啧!“
九指华却在旁嗤笑一声:“真以为,黑社会穿上西装,打上领带,就摇身一变成大老板啦?“
超叔回眸瞪他,咒骂道:“九指华!“
“总比你个衰老去借高利贷强。“
“!”九指华一拍桌面,大骂:“丢雷老母!靠过去给和义海做狗,做狗都做出脾气来了!“
“你同和义海狼狈为奸的账还未算!“
超叔抬手望向主位,目光镇定,气势不弱下风,双手抱拳道:“百里兄,兄弟们做的是正行生意,无论和记总盟,还是洪门规矩,都无不能做正行生意这一条吧?”
“何况,和义海还是和记的字号,同你我是一家人!”
百里伯心头泛起冷笑。
这就在为喜迎王师找理由了?
反骨仔!
“哈哈!”他面上却畅快一笑,大气说道:“当然,正行生意天下人都可做得,我和记的兄弟们当然做得。”
“我点会因这点为难和记的兄弟们?毕竟,和记总盟最初为了对抗和义海吞并而创建,和义海未吞并你们,反而要同你们一起温水,这也是和记总盟的目的啊,当中未免没有总盟的功劳。“
百里伯道:“今日,我邀各位坐馆前来酒楼饮茶,并非是要谈论正行生意的事,我百里伯做什么,都不会做拦着诸位兄弟发达的事!“
“有另一件事,本月正是和记成立一百周年之际,时光荏苒,岁月匆匆,一百年!“
“天下都已改朝换代,沧海桑田,可和记的字号,屹立在香江未倒,如此幸事,和记总盟绝不能忘!”
超叔,恩波,天堂,波仔田,四眼贤…
一大群坐馆都面露惊讶。
1884年,一位来港讨生,拼杀上位的江湖大佬,号召江湖所有堂口,和平相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旦发生纠纷,以“讲数”方式解决,非万不得已,不得诉诸武力,即使非打不可,也应到指定地点,决一雌雄,不论何方胜负,均不能惊动官府。
参与协定的江湖堂口,于九月初九,重阳节,群雄登高狮子山,焚香祭祖,祷告上天,堂口前方都加個「和」字为号。
和记!
诞生于江湖。
那时的江湖,兄弟遍布商界,警队,码头,江湖就是华人,华人就是江湖,同胞兄弟,力求团结,兄弟情义,血脉相连!
至今已是1984年,和记字头,风云变化,又走到如今的时代关头…
下一个时代,
和记边个话事?
天堂,超叔,波仔田等一班社团坐馆,再年长者,都与那个时代隔了两辈,记忆里的江湖就是乌蝇苟且,贪赃枉法,警匪恶斗,街头血腥。
加速世界
似乎…
早已忘记「和」字头的意义。
更别说当年的和合图,当年的话事人,
有些人依稀记得「和」字好似确实1884年建立,有些人却连1884年是「和」字诞生的日子都不明。
现在百里伯提出此事,着实是冠冕堂皇,令人无话可说。
百里伯道:“我意欲在重阳节邀各位坐馆共登狮子山,在狮子山上焚香祭祖,于天后宫中摆大龙凤,
奠定我和记总盟正朔之名,向江湖同道亮一亮我和记的牌匾,将来各位同门出去做生意也方便些些。”
“不知各位话事人能否抽空前来。”
超叔等人陷入长吟。
高佬率先举起手,支持道:“我合忠参加!”
“我和旺也参加!“
“这是和记同门的大庆典,怎么能少得了我和诚呢?”丧狗拍着桌子,笑道。
百里伯把目光盯向孙超。
九指华朗声叫道:“超叔,你们和新,到底还是不是和记的字号?和字的百年宴都不参加,搞鬼啊?
干脆去掉和字头算啦,叫新记,不对,你打不过新记,那就叫新新记好啦!”
神 級 修煉 系統
孙超吞咽两声口水,无奈的出声道:“好,我参加。”
“我也参加!“
“和联和参加“
现场的和记字号几乎都举手同意,表达会参加和字百年诞,否则,多少会背上数典忘祖的名声,江湖上讲出去太难听,同时也会弱和字头的威风,每个和字头都会被人看底,正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拆和字头的台,摔的是和字头人。
“这件事情就敲定了。”百里伯端起茶杯,轻笑着道:“庆典事宜胜义会负责全部搞定,各位大佬不需要费心费力,到时记得前来参礼就得。“
“另外,我还会广邀江湖同道,洪门总堂的人前来观礼,一定保证替各位挣足面子!”
百里伯抱拳拱手,面色谦逊。
张国宾收到消息,坐在办公室内,点起一支雪茄,叮铛,甩上火机盖,丢到桌面,出声说道:“胜义要带和记搞祭祖,摆大龙凤,你们有什么看法?“
几乎是在胜义刚刚开完会的时候,消息就传入和义海,双方现在都是摆明车马,阴谋阳谋一起上,一有动作根本拦不住,遑论,还是大动作!
李成豪站在房间右角,拳头把烟蒂捏在手心,攥灭烟火,厉声喝道:“胜义还想要过重阳节,我观明年让他过清明最好!“
“丢雷老母,百里伯搬老黄历出来,必定是要搅事,宾哥,我觉得要让兄弟们做点准备了。“
张国宾思索着道:“行,你负责让兄弟们筹备一下,注意,声势不得过大,真要做事,也以震慑为主,不得用枪炮,和字头的规矩…“
他举目望向阿豪:“我们不要去破!“
李成豪点下头,笃定道:“放心吧,宾哥,我跟你这么多年,懂的。“
晒马、血并早已融入他骨髓。
耀哥在旁附和道:“豪哥说的中肯,在国外,国家搞民选,参选者要搞活动,办演讲,去酒会,在香江靠选举的字号,每次选坐馆前,参选者也必要摆酒席,造声势,向外界展示实力,宣示江湖地位,
俗称:大龙凤!”
“百里伯摆出大龙凤,绝不是简单简单请客吃饭,同样是在宣告江湖地位,现在没有挑明是不想给人借口提前发兵,那一日,他怕是要选和记话事人。“
张国宾微微颔首:“和记总盟如果登高祭祖,摆过龙凤,就等于是承了和合图当年的传承,江湖公认的和字牌匾,我们和义海反倒被边缘化,要么摘掉和字,要么被人耻笑,将来也没资格称和记同门。”
“我有一条红线,和记绝不能选话事人,选,那就开晒!”张国宾吸上一口雪茄,语气笃定:“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百里伯选上!“
“宾哥,和记只能有一个话事人!”耀哥一席青衫,手持纸扇:“兄弟们都支持你!“
超叔赶忙道:“和记的大小字号也支持你!
看来百里伯是倒行逆施,自寻死路啊。
李成豪忽然冷笑两声:“可和记总盟根本没有邀请我们,如果和记没有义海,那么干脆就不要和记好了。
张国宾摇摇头:“话不是这样讲,和记是众多字号的牌子,不是我们义海一家的,不过他们想要登高狮子山,呵呵。“
张国宾轻笑一声:“我让警察封了狮子山就得了!“
和记总盟,以胜义为首的几间社团,正在广邀同道,租借酒楼,为五日后的重阳节百年庆典作准备,
许多江湖人士互相窜访,活动频繁,和记有办百年大典的消息,很快就传遍香江各界,就连台岛,日岛,濠江,新加坡等地都有人获得邀请,一些和记老一辈的江湖大佬,隐居国外,听闻风声,甘愿赏面回国。
胜义不算什么。
「和」字,一百年积淀,某些时刻,却有非同一般的影响力,同时,警方也收到消息,开始为重阳节的和字大典做准备…
消息传至北美。
旧金山。
大公堂,总部,一间会议室。
大公堂理事黄安业,拿着一份请柬,放在桌面,站起身环顾长桌一圈,开口道:“香江和记前身为和合图,和合图为洪门总堂记录在册的三百七十九个堂口之一,创建时其坐馆黑骨仁还曾到访北美总堂,是以,香江和记为我洪门正宗。“
“两年前,胜义坐馆百里伯成立和记总盟,旨在团结和记一心,重振洪门声威,既百里伯有如此重新壮志,我总堂应该表示支持,否则,恐会失去香江洪门兄弟之心。”
总会长,万潭渊坐在主桌,浏览着一份文件,坐在椅子上,皱眉头问到:“文件里参与盟会的社团名单里怎么没有和义海?”
香江所有字号里,唯有和义海最为总堂人熟知,毕竟,和义海前任坐馆正坐在副会长的位置上…
开会!
“柴哥,你不是话,义海太子宾励精图治,做大社团,带和记兄弟们投资国内,全心全意为香江洪门兄弟做事吗?”
“太子宾去哪了?”万潭渊不解道。
黑柴一身白色唐装,面色平静的坐在椅子上,闻言却一扫袖摆,冷哼道:“义海太子不屑与一班背宗忘祖之辈为伍!“
“什么!“
万潭渊眼神一变。
背宗忘祖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