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大隋說書人討論-465.工具人有他自己的想法

大隋說書人
小說推薦大隋說書人大隋说书人
千钧一发之际,一条白色雾影自下意识茫然回头的小厮身侧袭来,手中雾气长剑分毫不差的斩到了那剑气之上。
无形的雾气与剑气碰撞,竟然发出了玻璃碎裂一般的声响。
剑气直接一分为二,在空中消散无形。
“破气式!”
而刚刚还坐在桌前的僧人同时也出现在了小厮面前,手中佛光普照,但却比那白雾晚了一步。
不过他的反应也不慢, 当看到剑气被破后,僧鞋踏地,身型陡然出现在了半空。
恰到好处之时,一个人影自地上冲天而起,朝着玄奘的方向砸了过来。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在渡口响彻。
柔和的佛光接住了那娇小的身子后安稳落地。
“臭和尚!不要多管闲事!”
“杀了他!”
又是两道剑气破风而出,接着便是一股蛮横的人影夹杂巨力冲撞而来。
三个自在境之人瞬间袭杀而制!
玄奘临危不乱,双手合十:
“金刚不动。”
七八丈高的佛光化作了一尊怒目金刚, 笼罩在僧人周围。
只听得“咚”的一声!
那蛮横的人影就像是一根钟杵, 而那怒目金刚,便是钟。
钟鼎之声大作,可杵却没有伤到金钟分毫。
两道剑气同样落在金刚身躯上,在破······
无形的雾气与剑气碰撞,竟然发出了玻璃碎裂一般的声响。
剑气直接一分为二,在空中消散无形。
“破气式!”
而刚刚还坐在桌前的僧人同时也出现在了小厮面前,手中佛光普照,但却比那白雾晚了一步。
不过他的反应也不慢,当看到剑气被破后, 僧鞋踏地,身型陡然出现在了半空。
恰到好处之时, 一个人影自地上冲天而起, 朝着玄奘的方向砸了过来。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在渡口响彻。
柔和的佛光接住了那娇小的身子后安稳落地。
“臭和尚!不要多管闲事!”
“杀了他!”
又是两道剑气破风而出,接着便是一股蛮横的人影夹杂巨力冲撞而来。
三个自在境之人瞬间袭杀而制!
玄奘临危不乱,双手合十:
“金刚不动。”
七八丈高的佛光化作了一尊怒目金刚,笼罩在僧人周围。
只听得“咚”的一声!
那蛮横的人影就像是一根钟杵,而那怒目金刚,便是钟。
钟鼎之声大作,可杵却没有伤到金钟分毫。
两道剑气同样落在金刚身躯上,在破千钧一发之际,一条白色雾影自下意识茫然回头的小厮身侧袭来,手中雾气长剑分毫不差的斩到了那剑气之上。
无形的雾气与剑气碰撞,竟然发出了玻璃碎裂一般的声响。
剑气直接一分为二,在空中消散无形。
“破气式!”
而刚刚还坐在桌前的僧人同时也出现在了小厮面前,手中佛光普照,但却比那白雾晚了一步。
不过他的反应也不慢,当看到剑气被破后,僧鞋踏地,身型陡然出现在了半空。
恰到好处之时,一个人影自地上冲天而起,朝着玄奘的方向砸了过来。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在渡口响彻。
柔和的佛光接住了那娇小的身子后安稳落地。
“臭和尚!不要多管闲事!”
“杀了他!”
又是两道剑气破风而出, 接着便是一股蛮横的人影夹杂巨力冲撞而来。
三个自在境之人瞬间袭杀而制!
玄奘临危不乱, 双手合十:
丹武毒尊
“金刚不动。”
七八丈高的佛光化作了一尊怒目金刚,笼罩在僧人周围。
只听得“咚”的一声!
那蛮横的人影就像是一根钟杵, 而那怒目金刚,便是钟。
钟鼎之声大作,可杵却没有伤到金钟分毫。
两道剑气同样落在金刚身躯上,在破千钧一发之际,一条白色雾影自下意识茫然回头的小厮身侧袭来,手中雾气长剑分毫不差的斩到了那剑气之上。
无形的雾气与剑气碰撞,竟然发出了玻璃碎裂一般的声响。
剑气直接一分为二,在空中消散无形。
“破气式!”
而刚刚还坐在桌前的僧人同时也出现在了小厮面前,手中佛光普照,但却比那白雾晚了一步。
不过他的反应也不慢,当看到剑气被破后,僧鞋踏地,身型陡然出现在了半空。
恰到好处之时,一个人影自地上冲天而起,朝着玄奘的方向砸了过来。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在渡口响彻。
柔和的佛光接住了那娇小的身子后安稳落地。
“臭和尚!不要多管闲事!”
“杀了他!”
又是两道剑气破风而出,接着便是一股蛮横的人影夹杂巨力冲撞而来。
三个自在境之人瞬间袭杀而制!
玄奘临危不乱,双手合十:
“金刚不动。”
七八丈高的佛光化作了一尊怒目金刚,笼罩在僧人周围。
只听得“咚”的一声!
那蛮横的人影就像是一根钟杵,而那怒目金刚,便是钟。
钟鼎之声大作,可杵却没有伤到金钟分毫。
两道剑气同样落在金刚身躯上,在破千钧一发之际,一条白色雾影自下意识茫然回头的小厮身侧袭来,手中雾气长剑分毫不差的斩到了那剑气之上。
无形的雾气与剑气碰撞,竟然发出了玻璃碎裂一般的声响。
极品透视
剑气直接一分为二,在空中消散无形。
“破气式!”
而刚刚还坐在桌前的僧人同时也出现在了小厮面前,手中佛光普照,但却比那白雾晚了一步。
不过他的反应也不慢,当看到剑气被破后,僧鞋踏地,身型陡然出现在了半空。
恰到好处之时,一个人影自地上冲天而起,朝着玄奘的方向砸了过来。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在渡口响彻。
柔和的佛光接住了那娇小的身子后安稳落地。
“臭和尚!不要多管闲事!”
“杀了他!”
又是两道剑气破风而出,接着便是一股蛮横的人影夹杂巨力冲撞而来。
三个自在境之人瞬间袭杀而制!
玄奘临危不乱,双手合十:
“金刚不动。”
七八丈高的佛光化作了一尊怒目金刚,笼罩在僧人周围。
只听得“咚”的一声!
那蛮横的人影就像是一根钟杵,而那怒目金刚,便是钟。
钟鼎之声大作,可杵却没有伤到金钟分毫。
两道剑气同样落在金刚身躯上,在破千钧一发之际,一条白色雾影自下意识茫然回头的小厮身侧袭来,手中雾气长剑分毫不差的斩到了那剑气之上。
无形的雾气与剑气碰撞,竟然发出了玻璃碎裂一般的声响。
剑气直接一分为二,在空中消散无形。
“破气式!”
而刚刚还坐在桌前的僧人同时也出现在了小厮面前,手中佛光普照,但却比那白雾晚了一步。
不过他的反应也不慢,当看到剑气被破后,僧鞋踏地,身型陡然出现在了半空。
恰到好处之时,一个人影自地上冲天而起,朝着玄奘的方向砸了过来。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在渡口响彻。
柔和的佛光接住了那娇小的身子后安稳落地。
“臭和尚!不要多管闲事!”
“杀了他!”
又是两道剑气破风而出,接着便是一股蛮横的人影夹杂巨力冲撞而来。
三个自在境之人瞬间袭杀而制!
玄奘临危不乱,双手合十:
“金刚不动。”
七八丈高的佛光化作了一尊怒目金刚,笼罩在僧人周围。
只听得“咚”的一声!
那蛮横的人影就像是一根钟杵,而那怒目金刚,便是钟。
钟鼎之声大作,可杵却没有伤到金钟分毫。
两道剑气同样落在金刚身躯上,在破千钧一发之际,一条白色雾影自下意识茫然回头的小厮身侧袭来,手中雾气长剑分毫不差的斩到了那剑气之上。
无形的雾气与剑气碰撞,竟然发出了玻璃碎裂一般的声响。
剑气直接一分为二,在空中消散无形。
“破气式!”
而刚刚还坐在桌前的僧人同时也出现在了小厮面前,手中佛光普照,但却比那白雾晚了一步。
不过他的反应也不慢,当看到剑气被破后,僧鞋踏地,身型陡然出现在了半空。
恰到好处之时,一个人影自地上冲天而起,朝着玄奘的方向砸了过来。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在渡口响彻。
柔和的佛光接住了那娇小的身子后安稳落地。
“臭和尚!不要多管闲事!”
“杀了他!”
又是两道剑气破风而出,接着便是一股蛮横的人影夹杂巨力冲撞而来。
三个自在境之人瞬间袭杀而制!
玄奘临危不乱,双手合十:
“金刚不动。”
七八丈高的佛光化作了一尊怒目金刚,笼罩在僧人周围。
只听得“咚”的一声!
那蛮横的人影就像是一根钟杵,而那怒目金刚,便是钟。
钟鼎之声大作,可杵却没有伤到金钟分毫。
两道剑气同样落在金刚身躯上,在破千钧一发之际,一条白色雾影自下意识茫然回头的小厮身侧袭来,手中雾气长剑分毫不差的斩到了那剑气之上。
无形的雾气与剑气碰撞,竟然发出了玻璃碎裂一般的声响。
剑气直接一分为二,在空中消散无形。
“破气式!”
而刚刚还坐在桌前的僧人同时也出现在了小厮面前,手中佛光普照,但却比那白雾晚了一步。
不过他的反应也不慢,当看到剑气被破后,僧鞋踏地,身型陡然出现在了半空。
恰到好处之时,一个人影自地上冲天而起,朝着玄奘的方向砸了过来。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在渡口响彻。
柔和的佛光接住了那娇小的身子后安稳落地。
“臭和尚!不要多管闲事!”
重生之宠妻
“杀了他!”
又是两道剑气破风而出,接着便是一股蛮横的人影夹杂巨力冲撞而来。
三个自在境之人瞬间袭杀而制!
玄奘临危不乱,双手合十:
“金刚不动。”
七八丈高的佛光化作了一尊怒目金刚,笼罩在僧人周围。
只听得“咚”的一声!
那蛮横的人影就像是一根钟杵,而那怒目金刚,便是钟。
钟鼎之声大作,可杵却没有伤到金钟分毫。
两道剑气同样落在金刚身躯上,在破千钧一发之际,一条白色雾影自下意识茫然回头的小厮身侧袭来,手中雾气长剑分毫不差的斩到了那剑气之上。
无形的雾气与剑气碰撞,竟然发出了玻璃碎裂一般的声响。
剑气直接一分为二,在空中消散无形。
“破气式!”
而刚刚还坐在桌前的僧人同时也出现在了小厮面前,手中佛光普照,但却比那白雾晚了一步。
不过他的反应也不慢,当看到剑气被破后,僧鞋踏地,身型陡然出现在了半空。
恰到好处之时,一个人影自地上冲天而起,朝着玄奘的方向砸了过来。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在渡口响彻。
柔和的佛光接住了那娇小的身子后安稳落地。
“臭和尚!不要多管闲事!”
“杀了他!”
又是两道剑气破风而出,接着便是一股蛮横的人影夹杂巨力冲撞而来。
三个自在境之人瞬间袭杀而制!
玄奘临危不乱,双手合十:
“金刚不动。”
七八丈高的佛光化作了一尊怒目金刚,笼罩在僧人周围。
只听得“咚”的一声!
那蛮横的人影就像是一根钟杵,而那怒目金刚,便是钟。
钟鼎之声大作,可杵却没有伤到金钟分毫。
两道剑气同样落在金刚身躯上,在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