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馭命圖-第六百二十六章 回城休整鑒賞

馭命圖
小說推薦馭命圖驭命图
头顶激烈的交手声已经响起,我父巨斧仿若劈在精钢巨山上的声响,震得整片天地一阵飘摇。
时宇也对曾被虞麓尧一掌拍死耿耿于怀,混元太初体是他自创的神体,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今日和我父切磋,他仍有些心惊胆颤,生怕再被我父一斧头劈成两半。
事实出乎意料,我父力量确实绝强,每一道斧风劈来撞在时宇身上都是当当作响,但白印留下不少,说要劈开时宇身体绝无可能。
那些被时宇避开的斧风,落在地上便是一片天崩地裂,眨眼间万里之内只有剑开天他们所在的里许大地还算完好。
这是托了剑开天挥剑劈散所有斧风,又用天赋凝固脚下大地的福。
极远处围观看热闹的修士,看着动辄千里深浅的斧痕,一个个骇得面如土色,此时才知剑开天是救了他们一条命。
一个个煞白着脸退得更远,生怕两人打得兴起把他们也卷入战团凑数。
“我父!能明白怎么回事么?”时宇只守不攻,千百记斧风接下丝毫无伤,忍不住大声喝问。
虽然问得没头没脑,但我父心思一转就明白了时宇的意思,也大喝道:“我要全力跳斩!你当心!”
“来!”时宇银牙紧咬,举拳迎向我父开天辟地的巨大斧刃。
“当!”
我的至尊異能 庵主
又是一声轰天巨响,我父全力劈下的巨斧和时宇铁拳正正撞在一处,百丈空间瞬时碎成细沙涌进如瀑混沌。
双双后跃,我父看着崩开缺口的巨斧心痛不已,时宇看着仅仅裂开浅浅血线的手指疑惑不解。
“再来!全力!”时宇大喝,逆势冲向我父。
最强修仙宝典
我父顾不得多想,如雷暴喝破口而出,双臂舞起两面门板巨斧劈头剁下。
三宝闯异界
临到近前,我父陡然双目圆睁,心中骇然无比。
时宇本来是重拳前抵,如方才般拳斧相击,却突然见他长臂回缩,用他的脑门撞向了斧刃。
仙界歸來
再收势已然不及,时宇将幻时也催到了极致,飞火流星般重重撞在斧刃上,紧接着便是哀嚎一声倒飞而还,飘飘忽忽落向地面。
这一下谁都没想到,所有人都呆立当场,连祝炎岚都忘记了发出惊呼。
只有身在战场的我父最为清明,收起巨斧扑向了时宇。
他自信这一斧足可将任何绝主劈至伤残,哪怕是铁星魁和天初这等坚不可摧的躯体,他也有信心砸碎砸烂。
“我没事!只是有些头晕!”还在漂荡飞落的时宇看到我父奔至近前,伸出一臂拦住了他抱过来的双手。
飘落千里,时宇脑中迷蒙震颤终于消退,他立直身子悬停虚空,伸手抚摸着寸许深的伤痕,沉默不语。
其他人也已从惊骇中清醒,慌慌张张飞遁到时宇身边。祝炎岚扒开时宇手掌,心痛地看着那一道从额至颌的斧痕,伸出柔荑嫩指轻抚创口。
时宇咧嘴一笑,抓住祝炎岚的手掌,道:“我没事,这点伤不算什么,我只是弄不明白为何虞麓尧的那一掌,会让我全无抗力。”
“是不是你重塑的躯体比以前强百倍?毕竟用的是驭命空间的力量。”剑开天猜测。
“不会,我现在确实比以前强许多,但说强百倍绝无可能,就是让我用现在的躯体去抗击虞麓尧,都觉得还不是他一合之敌。”
“我想应该是虞麓尧一直不示外人的谛原术,能极大弱化你的身体。不然就很难解释他能抓住许多躯体极其强横的绝主。
但我猜他只能近身施展,和你的攫命有异曲同工之妙!”我父思索片刻,道出自己的推测。
“有道理!”剑开天见风使舵,伸出大拇指夸赞我父。
清池清溪见众人话题始终不离虞麓尧,心中又有些尴尬,立在人群外低头不语。清溪抓着清池的手一根根轻捻她的手指,眼中尽是失落。
时宇很敏锐地察觉到了两姐妹的异样,立马止住话题,笑道:“行了!不说了。我们赶紧回炎岚城,稍作休整就开始走大眼指明的那条路。”
祝炎岚很见机地贴到清溪身边,搀起她的手臂往炎岚城的方向遁去,“清溪姐,等回了城,咱们就一起闭关,打架的事让男人去做就好!”
清池也思虑自己姐妹在侧,极大影响了时宇行事,日后还是留在炎岚城的好。
剑开天伸手捅捅时宇软肋,不可思议地低声说道:“你媳妇怎么突然转性了?不死缠着你到处乱窜,居然要闭关?”
时宇微微一笑,“因为最厉害的虞麓尧都杀不死我,她还担心什么呢?”
“哦?”剑开天若有所思,“有道理。”
再无耽搁,一行人急速向着炎岚城飞遁,趁着虞麓尧和玄盘还不知道时宇已然复生,再把炎岚城加固一番才是最重要的事。
越靠近炎岚城,我父的笑容就越诡异,他甚至还时不时一个人发癔症似的嘿嘿阴笑,弄得众人一头雾水。
剑开天实在受不了我父这副贱相,忍不住骂道:“老我,你是不是战力暴涨冲昏头了?怎么笑得跟个淫贼似的?”
仍沉浸在莫名情绪中的我父骤然神色板正,咳嗽几声化去尴尬,两眼瞪得仿若铜铃,“怎么和老前辈说话呢?信不信我一斧头劈死你?”
“信!你老人家现在多厉害啊!都快把自己炼疯了,能不厉害么?”剑开天依然出言不逊,大声嘲讽我父。
“快了!就快了!等下你们就知道我在笑什么。”我父懒得和剑开天计较,这石头疙瘩貌似憨厚,实则口舌尖刻得很,根本吵不赢。
一直在侧耳倾听的时宇,眼珠一转就知道肯定是炎岚城又发生了异事,不过看我父的神情,应该不是坏事,也就放下了心。
不几日,炎岚城已遥遥在望,眼前场景着实让时宇大吃一惊。
无数修士结成阵列,威风凛凛悬立城外,人人手中兵刃法器锃光瓦亮,警惕地看着每一个进出城池的修士。
浮空城下方,本是几大宗门彼此纠缠争斗,此刻也都变成了森森营寨,不时有操练呼喝冲天而起。
剑开天大奇,“老我,你不会就是一直在笑这东西吧?这有什么用?我一剑全砍死!”
时宇目光扫过这些看上去气势逼人的修士大军,真实修为确实不甚高,就是放出铁塔内的钢铁傀儡,都能一个冲锋将他们全灭。
“这些当然用不得大战,只是维持秩序清扫闲杂罢了,防的是再出上次那种百万人的骚乱。但你若想一剑劈死,也是痴心妄想!”我父悬在虚空,对剑开天放出满脸不屑笑容。
“真的?那我可真砍了!”剑开天不服,抽出背后大剑指向了炎岚城外的守护军士。
我父不答,下巴轻抬示意剑开天随意。
剑开天丝毫不客气,也不管这是自家军士,怒吼一声全力劈出了灿烂剑芒。
远处的军阵突逢强袭,刺耳警讯立时响起,万千军士同时挥兵反击,无数光芒直奔剑开天而来。
剑开天哈哈大笑,这些光芒数量虽多,但个个都不堪一击,和他劈出的剑光稍一接触便崩溃碎散,起不到任何阻滞作用。
但突然,剑开天怪叫一声倒翻而出,他劈出的那道剑芒竟突然转向,又向他自己劈了过来。
紧随其后的所有刀兵光芒,都膨成和他剑芒一模一样的璨光,尖鸣呼啸带起层层空间裂隙,汹涌如潮劈向剑开天。
一道两道哪怕百十道,剑开天都有自信挡下,可迎面就是万千巨剑光芒兜头劈下,玄盘来了也得暂避锋芒。
“咦?”时宇惊诧,目询我父这是为何。
我父呵呵一笑,手指军阵修士解释,“巫千蛮把所有分身都叫来,给炎岚城好好加固了一番,你现在看到的是守城军阵。
周边所有宗门都被王奇和大个子打服,共收编一百二十界主充入护城军,他们刚才可没出手,不然石头小子不死也得脱层皮。
这一阵破了,还有附加在护城大阵上的破法大阵和城内的金汤大阵。
那两个小丫头虽然有了真躯,毕竟是阵灵出身,和盖影一人一阵岂不正妙?”
时宇大喜,忙向我父躬礼道谢,以巫帝不亚于虞麓尧的阵法造诣,再也不会出现有人一拍阵壁就要大阵崩溃的惨象。
“这还不算完!”我父继续说道,“所有分身如今都在炎岚城藏身,谁敢来犯就死在这里好了,为了让你小子安心突入上界,巫千蛮可谓煞费苦心。”
“所有巫帝分身都在?”
都市之冥王歸來
其他几人闻言,也都面露惊喜,有巫帝坐镇,就是玄盘和虞麓尧来了,也要掂量几分。
这何尝不是巫帝将所有分身遣入炎岚城的真正原因,时宇复生的消息不可能瞒得住,那两个只把彼此放在眼里的家伙,不来一探究竟才怪。
“不光巫帝分身在此,真正的万灵巫千蛮也给你请来了,他正和元龙在争炎岚城城主位,呵呵,你打算怎么处理?”我父的话彻底惊呆了时宇,也让剑开天等人凝固了笑容。
假万灵可是死在了时宇手中,此时万灵既然愿意来炎岚城驻守,想必不会有生死仇恨,但小小的摩擦肯定少不了。
时宇不敢再耽搁,飞速向着炎岚城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