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的諜戰歲月 起點-第183章 二夫當關推薦

我的諜戰歲月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歲月我的谍战岁月
这是一辆小汽车。
在距离汉斯诊所还有四五十米的地方,车灯熄灭。
小汽车停在那里,很安静。
老黄皱起眉头。
他现在无法确定这辆小汽车为何来此,是否有问题。
这一切都只是程千帆的猜测,如果猜测是错的,只是虚惊一场,这是最好不过的。
组织上能够在大上海有这么一个设备先进的秘密诊所,可谓是相当不容易。
最重要的是,除非确认对方是敌人,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可以先开枪示警,否则的话,老黄需要等程千帆的信号。
所以,老黄选择按兵不动。
……
公用电话亭。
程千帆投入一枚法租界的电话币。
“要汉斯诊所。”
脸上戴着口罩,他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半分钟后,程千帆放下话筒。
他的表情无比严肃。
汉斯诊所的电话要不通。
这不对劲。
诊所的电话是二十四小时畅通的,断没有半夜拔掉电话线的说法。
那么,最大之可能便是汉斯诊所的电话线被破坏了。
由此也可以推算,敌人的目标基本上可以确定就是汉斯诊所。
事不宜迟,必须应变了!
程千帆离开电话厅,来到一个巷子里。
他一个助跑攀上了墙头,随后灵巧如同猫儿一般爬上了屋顶。
整个人俯身,轻手轻脚的在房顶上前进。
终于,他找到了目标房屋。
这一家之所以被他选中,自然是有原因的,此处的二楼是这条街位置第二好的射击点,同时,最重要的是,这户人家的后门出去,翻过巷子里的一堵墙,就是四通八达的大马路。
至于说位置最好的射击点,程千帆留给了老黄。
那个房子现在空关,确切的说,那房子的前任中央巡捕房总巡长覃德泰的秘密私宅。
法租界方面也没有和覃德泰撕破脸,没有动覃德泰在上海的房子和产业。
覃德泰逃离上海,那套房子暂时空关,便被程千帆秘密‘纳为己用’。
……
二楼的窗户从里面锁死了。
程千帆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单手抓着房檐,向下一跃,轻盈地钻进了一楼敞开的窗户里。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所房子是一个牙医的。
这个牙医经常苏州和上海之间两边跑,这边住一个月,那边住一个月。
程千帆小心翼翼检查,确认牙医一家人没有突然回来。
随后,他打开了后门,从门外、河边的草丛里摸到用麻袋捆起来的东西,拎着这捆东西,他上了二楼。
这是一把三八式步枪,是老黄提前放置在后门的。
此前他打电话给老黄,说给老黄搞两瓶上好的花雕,意思便是两把长枪,老黄自己一把,他一把。
程千帆从身上摸出一双医用手套,戴上。
窗户打开一条不大的缝隙,枪口放出去。
他的双手摩挲着扳机,身体稍稍移动,找到了最好的设计位置。
女人,玩够了没? 小说
随后,他将枪支放好,来到了隔壁的卧室,卧室里有电话。
“要开森路三十二号。”
听到电话响了一声,程千帆立刻挂掉。
开森路三十二号正是覃德泰的那处宅子,电话铃声响起,老黄没有去接电话的意思,他立刻扭头看向斜对面稍远那处房子。
有打火机的火苗亮起,旋即灭了。
老黄那昏黄的双眸瞬间变得犀利。
这是程千帆发出的暗号。
电话响起一声就停,这说明程千帆已经顺利抵达斜对面的房子。
打火机的火光则代表着,进一步确定对方的目标极可能是汉斯诊所,现在将进入临战状态。
老黄从身上摸出洋火盒,划了一根洋火,然后立刻便吹灭。
这是向程千帆回信号,确认收到。
程千帆回到射击位置,他如鹰隼般冷静锐利的眸子透过准星看向距离汉斯诊所不远处的那辆沉默的汽车。
老黄划了一根洋火,意思是,有疑似目标出现,程千帆便立刻锁定了这辆汽车。
……
这辆汽车在等什么?
程千帆皱眉思索。
就在这个时候,从副驾驶上下来一个人。
此人身体靠在了车前盖边上,有火光亮起,这是此人划了一根洋火点燃香烟。
约莫几分钟后。
远处隐约传来了一些声响。
程千帆看过去,昏黄的路灯下可以看到有十几个人骑着洋车子过来了。
正在抽烟的那人,将烟卷朝着地上一扔,朝着骑洋车子的来人迎了上去。
程千帆目光一寒,他将枪口稍稍移动,对准了这名骑着洋车子的领头模样的男子。
这个人和骑着洋车子敢来的当先之人说话,指了指汉斯诊所的方向。
……
“长泽君,我此前安排人打电话到诊所,有人接听电话。”男子说道,“那边说晚上不接诊了。”
“此外,我的人打听过了,没有病患从汉斯诊所转移出去,所以,可以确认目标就在诊所。”
“随后我便带人剪断了电话线。”男子说道。
“做得很好,曹桑。”西泽满意的点点头,拍了拍曹宇的肩膀。
说着,他从腰间掏出短枪,一挥手,“包围汉斯诊所,快!”
十几名特工将洋车子停好,掏出枪,朝着汉斯诊所包围而去。
“啪!”
程千帆开枪了。
枪口发出沉闷的声响,弹头直接击中了西泽的胸膛。
“敌袭!”骤然遇袭的特高课特工立刻伏地,紧张的看向四周,寻找袭击者所处位置。
程千帆开了第一枪后,没有丝毫的停顿,迅速的拉动枪栓,连续开枪。
“啪!”
“啪!”
又有两名特高课特工被击中,一人背部中弹,趴在地上抽搐。
一人是肩膀中弹,发出一声惨叫。
“那里!”一名特高课特工指着二楼的一个窗口喊道。
众特工举起手中短枪,朝着窗口就是一阵射击。
先不说短枪射击距离和精准度能否命中对方,最重要是对对方形成火力压制。
程千帆侧身躲在墙壁后面,尽管对方想要在那个距离以短枪击中他的可能性较小,但是,他依然不敢大意。
……
小汽车的后排座位悄悄拉开,一个人影小心翼翼的下车,蹲着移动到车尾箱的位置。
小心的打开车尾箱,从里面取了一把长枪出来。
咔擦一声,此人拉动枪栓,趴在车尾箱上,将枪口瞄准窗口。
‘啪!’
一声枪响。
此人头部中弹,直接扑倒在地。
“小心!所有人小心,后面也有敌人!”
开这一枪的正是老黄。
他今天的任务很明确,就是掩护‘陈州’同志作战,其中最重要的是第一时间消灭敌人的长枪手。
“啪!”
又是一枪!
一名想要匍匐前进靠近程千帆所在的住宅的特高课特工被老黄击中后背上半身,几乎是与此同时,此人后背上又挨了一枪,趴在那里不动了。
“好枪法!”老黄心中赞叹。
“‘鱼肠’宝刀未老啊!”程千帆也是心中暗赞一声。
……
汉斯诊所内。
“外面发生什么事情?”正在检查方木恒的情况的汉斯医生吓了一跳,赶紧问道。
方木恒是今天下午刚刚做完手术的,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
“外面发生了枪战。”穿了一身医生服,戴着口罩的何关轻轻掀起窗帘一条缝,看到外面似是有两帮人马发生了枪战。
“那没事,这种事在大上海太正常了。”汉斯医生耸耸肩,苦笑一声。
何关没有说话,他皱起眉头。
“这不对劲。”何关说道。
这条街是中央区的辖区,确切的说是程千帆的三巡的地盘。
回来上海后,何关已经和娘舅金克木见面,并且进行了第一次秘密会谈。
其中,何关很关心自己的好朋友程千帆的情况,从金克木那里打听和了解到了很多关于‘小程总’的情况。
一句话,小程总目前在法租界权势极大,黑白两道都很给小程总面子。
关少爷当年也是巡捕,对这里面的门道门儿清。
这条街是三巡的重点管辖区域,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没有人会选择以如此猖狂的方式在街上发生枪战的。
这条街住着的非富即贵,很多人都是能够在法租界说上两句话的,譬如说汉斯医生,他便和法租界警务总监费格逊阁下相识,是能够‘上大天听’的。
这条街出事了,程千帆要挨批的。
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发生枪战——
这是不给程千帆的面子!
同样,这也是不给金克木金总面子。
“小兰,你怎么看?”何关看向妻子。
黄小兰也暂时在诊所当护士,一方面是照顾方木恒,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
何关了解妻子,妻子比她聪明、机灵,经过这大半年的成长,更是堪为一名优秀的红色战士。
“枪声太密集了。”黄小兰皱眉,“阿关,你能听出是什么枪吗?”
“三八式步枪,毛瑟手枪,还有日军的南部手枪声音!”何关屏气聆听,然后他脸色一变,“南部手枪!”
黄小兰也是表情大变,她看着自己的丈夫,“对方很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只是不知道什么人在阻击他们!”
“应该是地下党的同志在暗中保护我们,他们无法及时通知我们,所以只能现身阻击敌人。”何关说道。
“汉斯医生,你看看电话还能打出去吗?”黄小兰立刻问道。
汉斯医生也瞬间明白意思,他走到外面的柜台边,拿起听筒,右手摇号。
一会过后,汉斯医生跑回来。
“电话打不出去了!”他说道。
“撤退,必须立刻撤离!”黄小兰看着丈夫,“形式很危险,敌人最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而即便是不是冲着完美来的,这里爆发了枪战,巡捕必然会敲门来盘查、询问的。”
何关果断点头,下令说,“立刻撤离!”
方木恒是枪伤,一旦巡捕过来盘查,这是遮掩不过去的。
此外,认识方家大少爷的人不少,而且巡捕消息最灵通,他们应该知道方木恒是红党的消息,所以,一旦巡捕上门,外面枪声即使是和他们无关,也会出事的。
“走后面,走水路。”汉斯也很果断,说道,他看了一眼昏迷中的方木恒,“不过,要小心,伤员同志现在还在危险期。”
“我们会注意的。”何关表情严肃点点头,“汉斯同志,你和我们一起撤离吧。”
“不!我不能离开!”汉斯摇摇头。
看到何干还要劝说,他笑着说道,“伤员同志在这里被发现的话,我自然无法撇清关系,不过,伤员同志转移了,他们没有证据抓捕我的。”
说着,他挤挤眼,“汉斯医生是德国人,而且认识很多达官显贵,在上海滩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
“没有证据,他们不能抓我。”汉斯补充说道。
何关点点头,“那我们即刻带着伤员同志撤离,汉斯同志你自己多加小心。”
“快走吧。”汉斯催促说道,“我们的同志正在用生命给我们争取撤离时间!”
……
“打!那边!打死他!”曹宇手中举着枪,惊慌喊道,不时的开两枪。
不过,他不敢冒头,完全是胡乱开枪。
“你的,胆小鬼!”一名特高特日特鄙夷的看了曹宇一眼,举着短枪冲出去,他打算溜墙根接近对方,抵近射击。
程千帆立刻看到了此人的举动,他没有犹豫和停顿,枪口瞄准。
“啪!”
这名特高课特工直接被击中面部,惨叫一声倒地,很快没有了声息。
曹宇被这一幕吓坏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尽量的将身体躲在了车身下面。
这才一会的时间,己方至少被对方打死了四人,重伤三人,还有多人负轻伤。
而且,最重要的是,对方怎么会知道他们来汉斯诊所抓人?
这是提前设伏?
曹宇吓坏了。
红党在上海滩的行动人手和力量如此强横了?
使用的是长枪,且枪法如此精准。
还是说,那支所谓的新四军派小股部队潜入上海了?
这意味着什么?
惊慌失措的曹宇的脑子转动飞速。
“吉野小队长。”曹宇喊道,“汉斯诊所的那个伤员,必然是新四军大官!”
“什么?”吉野躲在角落,一边开枪还击,一边喊道,他没有听清楚。
“我说,新四军的高级将领!”曹宇扯着嗓子喊道,“里面的伤员肯定是新四军的高级将领!”
------题外话------
小区明天继续核酸,今天下午捅嗓子眼有点狠,差点吐了。
天气热起来了,社区给做辛苦的大白们搭建了亭子间,装了空调,赞一个。